<rp id="xqwft"></rp><th id="xqwft"><pre id="xqwft"><sup id="xqwft"></sup></pre></th>
<rp id="xqwft"></rp>
<rp id="xqwft"></rp>

<em id="xqwft"><ruby id="xqwft"><u id="xqwft"></u></ruby></em>
    <rp id="xqwft"></rp>

    <rp id="xqwft"><object id="xqwft"><input id="xqwft"></input></object></rp>

    <tbody id="xqwft"></tbody>
      1. <em id="xqwft"><span id="xqwft"></span></em>
      2. 中國產業用紡織品行業協會歡迎你
        通知公告:
        會員專區
        當前位置:會員專區 > 會員風采
        • CINTE21 中國國際產業用紡織品及非織造布展...
        《產業用紡織品》
        下載專區
        2020年
        • 2020年
        • 2019年
        • 2018年
        • 2017年
        • 2016年
        • 2015年
        • 更多
        01
        02
        0304050607
        08
        09
        10
        11
        12
        會員風采
        專訪北京紡控旗下光華集團董事長程慶寶
        時間:2014年10月31日  來源:《中華英才》

        光華紡織:彼岸是“光華”

        2014中紡圓桌論壇間隙,與來自論壇支持單位北京紡控的北京光華紡織集團程慶寶的一個照面,讓我萌生了造訪光華集團的念頭,雖然媒體同行們不會認同他是個容易采訪的人。旁邊的領導介紹,這個光華集團從2010年主營收入12.7億,到2013年主營收入達到20.6億,在整體經濟增長放緩、全行業奮力實現十二•五目標的背景下,提前兩年實現了十二•五規劃目標。其業務增長和結構優化的發展實踐對競爭領域里國有企業深化改革深具借鑒意義。

        為人的謹慎,可能一開始讓人感到距離,但內心的強大,總是會在最初的警報解除之后袒露豁達。言語質樸、態度謙和,折射心底無私天地寬,程慶寶就是這樣一個務實的國有企業領導人。

        歷史責任:負得起還要走得遠

        光華紡織的總部就坐落在北京CBD商務中心的光華路上。“先有光華廠,后有光華路”,今天很多的北京人可能并不知道這條路就是因光華這個企業而得名。

        而同樣不為人所意識到的是,在市場化競爭非常充分的紡織領域里,還有這樣優秀的國有企業。中國紡織工業聯合會有數據顯示,紡織業市場主體以民營中小企業為主,國企只占2.5%,主要集中在北京、上海,是一個非常小的比例。

        在職職工2500人,下崗職工900人,退休職工13000人,僅看這組數字,你就能猜出光華是個典型的老國企。北京光華染織廠成立于新中國誕生不久的1951年,2002年北京紡織業重組,以光華染織廠為核心組建光華集團。2009年,光華集團公司正式按照公司制運營,是北京紡織控股有限公司六大集團之一。

        眾所周知,改革、開發30多年,紡織業最先接受市場的洗禮。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的國企脫困改革,到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開放紡織業的全球競爭,紡織已經成為中國經濟最具活力和出口最具競爭優勢的產業領域。民營經濟體成為市場當之無愧的主角。同時,對比建國以來而至改革開放初期國有紡織企業職工的輝煌、紡織在都市經濟中的支柱地位明顯已是明日黃花。

        “過去都市里的支柱產業,今天信息化時代制造業的低端,傳統的紡織已經無力支撐過去的輝煌。”程慶寶如是說。的確,從世界范圍的產業發展規律來看,紡織業確是一個國家在工業化初期的支柱產業,而隨著信息時代全球化的進程,和全球性的產業結構調整,一切都在改變。

        面對歷史包袱,面對調整大計,既要背得起歷史責任,又要走得出美好未來。當光華紡織確定了這樣的國企責任時,發展戰略的定位就顯得彌足緊要。

        “人”似乎是一切邏輯的起點。在談到光華紡織的發展時,程慶寶樸素的話語始終圍繞著一個中心——一個“以人為本”的主題。

        一方面是大量的冗員,仍要參與分配企業的剩余價值;另一方面是對比其他都市型產業,傳統紡織處在制造業的低端,創造剩余價值的能力本來有限。“背得起,還要走得遠,雙重責任在肩。光華紡織必須兩條腿走路,在傳統紡織面向價值鏈高端轉型的同時,向社會上勞動生產率高的產業轉移。”

        正是在這樣的思路下,光華紡織面向工業地產經營的服務業轉型水到渠成。

        用程慶寶的話說,歷史責任不能僅僅依靠在職員工的勞動價值來背負,也不可能全部依靠紡織產業來承擔。除了傳統的產業升級之外,企業必須要找到一種方式,使下崗和退休職工即使不生產,也能合理參與分配社會的剩余價值。自持物業資產的經營,在寸土寸金的北京,無疑是一種不錯的方式。

        以現代紡織制造業為主、以都市服務業為輔,嘗試兩條腿戰略。光華紡織開始籌謀通過資產經營,來獲取社會的分配,以彌補傳統紡織背負的歷史責任,共同增加企業未來發展的積累。

        機遇總是垂青那些有準備的頭腦。正是在這樣的判斷和策略之下,當北京市對紡織染整等工業企業實施搬遷改造政策補償時,光華紡織趁機建設了自己的園區經濟:既搬遷升級了產業項目,又發展出現代都市里的工業地產經營。如今,光華紡織旗下科技園、產業園、軟質裝備園、文化園、創業園、工業園、CBD物業園等七大園區,資產經營的利潤率貢獻已超過產業項目,積累快,后勁足,未來有望更好地支撐集團的發展。

        產業發展:向價值鏈高端轉型

        產業結構的優化升級并非一蹴而就,新項目的培育需要更深遠的智慧和膽識。“搬遷補償就像是過沙漠的口糧,口糧吃掉了,而綠洲還沒有長出來,那肯定是不行的。”在北京紡控的總體安排之下,從2009年開始,光華集團結合自身人才和科技優勢,逐漸淘汰、轉移一些高消耗高污染企業,以產業用紡織品與生態紡織品為重點,重點培育6個主要企業,加快產品結構優化,加快發展方式轉變,逐步構建起面向價值鏈高端的產業鏈:

        農耕文明背景的中國,看待紡織似乎總有一種日暮西山的古老。事實上今天的紡織已經深深介入工商社會的各個領域,尤其產業用紡織品,從新型纖維材料的開發,到加工制備成各種產業應用所需要的功能結構,紡織科技煥發出歷久彌新的迷人魅力,成為戰略性新興產業的重要組成部分。按照國際上產業用紡織品的比重,日本50%、美國40%,歐洲基本在60%以上,中國當前的20%仍在巨大的上升通道之中。軟質裝備和涂層材料是其中的重要應用,光華紡織旗下燕陽、佳泰無疑是其中的領軍者。

        很多人依然對2012年北京“7•21”特大暴雨記憶猶新。那場60多年未遇的超強降雨,在北京房山形成的一片沼澤中,是“燕陽”大口徑高壓軟管為排水搶險做出巨大貢獻。2014年春節前,大同煤礦某處發生大面積透水,經測算,常規設施需7天才能完成排水,18名礦工生命岌岌可危,緊急時刻,“燕陽”大口徑軟管臨危受命,緊急安裝、緊急排水,前后用3天時間完成搶險任務,救出了受困礦工。光華職工講述時,眼角依稀有淚,是礦工家屬的感激和感動。

        “佳泰”是光華集團旗下涂層材料的品牌。光華集團開發了上萬平方米、可抗強風強震的高寒地區大型保溫廠房和倉庫、可移動柔性恒溫廠房、救災帳篷城、氣承式大棚和索膜結構等大型和超大型制成品, 60平方米的帳篷僅用2分鐘就拔地而起,可迅速投入工業、農業、搶險救災、軍工等領域的應用。

        中國產業用紡織品行業協會秘書長李桂梅這樣評價,在產業用紡織品16個應用領域里,較多的產品依賴進口,但中國的涂層和軟管生產技術并不落后, “燕陽”大口徑軟管、油囊生產技術在國際上具有領先水平,“佳泰”避險產品也在我國應急救災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在產業用紡織品方興未艾的同時,隨著環境意識的覺醒,和節能環保形勢的發展,綠色紡織正成為傳統紡織轉型升級必須面對的課題。在家用紡織品領域,光華保留了“綠典”天然彩棉制品、“京冠”巾被系列等綠色紡織制造,在面向大眾的終端市場建立起一塊陣地,并在紡織中間產品里保有“中紡海天”綠色助劑產品。

        有人說紡織是不折不扣的夕陽產業,程慶寶可不這么看。著名報告文學作品《哥德巴赫猜想》中,徐遲這樣描寫:“且讓我們稍稍窺視一下彼岸彼土,那里似有美麗多姿的白鶴在飛翔舞蹈。”此岸此土的解困剛剛渡過,企業的發展走上正軌,在程慶寶的心中,光華紡織鶴舞飛翔的彼岸已清晰在目。

        “光華”綻放:奇妙的都市紡織業之路

        因為地處首都北京,光華的產業布局和資源配置自覺地適應著北京城市發展的變化;首都世界城市的規劃目標以及“綠色北京、人文北京、科技北京”的具體要求,也很好地了反映了現代紡織的發展方向。程慶寶以自己幾十年投身紡織的實踐,詮釋了依托紡織民生  支柱產業、做可持續發展和諧企業的彼岸理想。

        貿易是理想的重要組成部分。任何產業的發展都有賴需求市場的拉動,在紡織產品向高端轉型的同時,光華把紡織品貿易作為另一個重要的增長極。那就是集團制定的“兩大一穩”發展策略,“兩大”中,第一就是做大紡織品貿易。光華集團多年來在紡織全產業鏈上的實踐,淘汰的是低端、污染的環節,積累的是全鏈條、貫通上下游、國內外的商機。北京信息傳遞快、交通發達、人員交流廣泛等特點也都是做貿易的優勢。如今,光華集團旗下已開始涉足紡織業各環節多種商品和服務的貿易。

        縱觀紡織業全球發展的軌跡,可以看到,在工業化初期,發達國家無不通過紡織建立起自己的競爭優勢。在第一次工業革命之后,英國成為世界上第一個紡織強國,當時占據全球紡織品貿易58%。然后是美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前,其棉紡織產品的產出占到全球的24%。緊接著二戰后,日本的復興從紡織開始,意大利亦如此。韓國也是從上世紀60年代開始大力發展紡織業。進入工業化和后工業化時代,在信息化全球化的背景之下,雖然分工在調整,但是發達國家并沒有把紡織丟掉:美國的產業用紡織品仍然在世界上獨領風騷,德國的紡織機械,意大利的時尚產業,仍然占據了全世界的主導地位。亞洲的韓國,也沒有因為環境保護丟掉它的印染,紡織產業在信息化時代依然大有可為。尤其在中國人口眾多、就業壓力大、市場容量大的國情下,紡織將是永續的民生產業。

        光華集團整合傳統紡織豐富的資源和人才、科技優勢,收縮或轉移不利首都發展的產業環節,自覺由傳統制造型企業向多元化投資業務并舉,不知不覺間一個現代化的紡織企業集團已破繭而出:

        面向工業地產的轉型是如此的自然,那就是勞動生產率,是產品價值和資產價值的雙輪驅動:讓勞動密集的低端產業參與分配勞動生產率高的資產運營利潤,幫助渡過我們的轉型期。“為未來搭了一座橋”,程慶寶很欣慰集團當時面向園區經濟的思考和轉型。 

        同時面向價值鏈高端布局產業的結構調整成效漸顯。

        以產業用紡織品業務為例,光華旗下北京五洲燕陽特種紡織品以科技創新為企業生命的源泉,發揮國內軟質裝備領域產品技術首創者和標準制定者優勢,發展信息、試驗和檢驗三大平臺,提高科技成果轉化效率,將原有生產型企業逐步建設成為軟質裝備研發基地,形成 “生產一代、儲備一代、研發一代”的創新生命線,結合軍工與民用,牢牢地站在了產業用紡織品軟質裝備領域的高端。同時,隨著國際上需求市場的增長預期,光華集團擴大投資,歷時一年半,在河北固安開工建成生產基地——光華軟質裝備園。自2010年以來,“燕陽”產品逐步走向世界,行銷俄羅斯、美國、歐洲、中東等國家和地區??萍紙@的研發實力,產業園的生產保障,同時兩園互動,帶來的產業配套和效率,使光華燕陽在產業用紡織品領域更有信心和勇氣面對更為嚴峻的國際市場挑戰。

        在經歷了30多年超常規的迅猛發展后,中國紡織業站在了新的歷史起點上。完整的產業鏈體系和突出的市場化意識,為后工業時代的崛起奠定了扎實的基礎,同時開放合作是必然的趨勢。

        “為資產負責,找高端合作”。伴隨信息技術和開放平臺的創新,全球消費市場和生產市場,對商品和服務的個性化、定制化需求上升,快速創新、可持續發展的靈敏性和成長彈性,成為市場競爭的核心能力。圍繞園區經濟,圍繞紡織主業,作為市場主體的企業,作為數量有限的國企,光華集團以寧靜致遠的底氣、以虛懷若谷的姿態,自覺地在紡織物流、科技孵化、產業集群、招商引資等方面,開始了面向“高端項目、高端人才和高端投資者”的“三高”合作,在更有效地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基礎作用下,開放合作,謀求實現現代紡織的鶴舞飛翔。

        按照“123”:一個美麗園區(園區經濟),兩個做大做強(貿易、現代服務業),三個高端尋找(項目、人才、投資者)的思路,按照“541”主營業務規劃,光華集團未來業務構成將是紡織制造50%,紡織貿易40%,現代服務業10%,前兩項合計紡織占到90%。幾年的調整,程慶寶欣慰地看到,集團開始走上良性的循環。

        一路采訪下來,記者深深感嘆首都工業企業發展的膽識和智慧:借城市騰挪之勢,拓展跨界空間,反哺紡織業的根底。借紡織產業升級之勢,進一步貫通技、工、貿,整合區域以至全球資源,拓展發展空間。光華集團近年的發展中,表現出制造、商貿和園區服務業三者融合互生的邏輯,這真是一種奇妙的企業生態,一種可持續的都市紡織業之路。

        版權聲明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主辦單位:中國產業用紡織品行業協會 電話:010-85229421 傳真:010-85229425
        京公網安備11010102000562號 京ICP備09054622號
        第一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