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xqwft"></rp><th id="xqwft"><pre id="xqwft"><sup id="xqwft"></sup></pre></th>
<rp id="xqwft"></rp>
<rp id="xqwft"></rp>

<em id="xqwft"><ruby id="xqwft"><u id="xqwft"></u></ruby></em>
    <rp id="xqwft"></rp>

    <rp id="xqwft"><object id="xqwft"><input id="xqwft"></input></object></rp>

    <tbody id="xqwft"></tbody>
      1. <em id="xqwft"><span id="xqwft"></span></em>
      2. 中國產業用紡織品行業協會歡迎你
        通知公告:
        會員專區
        當前位置:會員專區 > 會員風采
        • CINTE21 中國國際產業用紡織品及非織造布展...
        《產業用紡織品》
        下載專區
        2020年
        • 2020年
        • 2019年
        • 2018年
        • 2017年
        • 2016年
        • 2015年
        • 更多
        01
        02
        0304050607
        08
        09
        10
        11
        12
        會員風采
        李建全:把一小塊棉花做到極致
        時間:2015年1月26日  作者:向兮  來源:名牌雜志

        50后的李建全要做國際馬拉松比賽里領先的中國面孔,也要做全世界獨一無二的“全棉時代”,但跟馬拉松比賽一樣,每年進步一點點就是這位實用主義企業家的座右銘??桃夥怕臄U張速度,想要保護的也是最初那份極致。

        李建全 穩健醫療集團董事長、總裁,2009年成立全資子公司“全棉時代”(全稱深圳全棉時代科技有限公司),用全新的經營理念生產銷售醫用級全棉生活用品。

        穩健集團食堂的餐桌上擺放著家常小菜,還有一大碗被員工稱為“穩健招牌”的蛋炒飯。用餐前,李建全叫人撤下了用來喝湯的小碗,因為可以“少洗一只”。話不多說,就著冰啤酒,李建全將兩碗飯一掃而空,放下碗筷,趕著開下一個電話會議的他匆匆告別。

        身為“五零后”,他自稱依然“血氣方剛”,證據是曾經赤膊在零下十五度的莫斯科河上跑步,讓路邊的俄羅斯人都瞠目結舌。而在杭州出差的間隙,他來到西湖,沿著湖濱跑了12公里。雷厲風行是李建全習慣的速度,就算是長跑,他也要“在速度上最領先”。而他所帶領的穩健醫療集團,某種程度上也開啟了專業醫用等級產品在民用消費領域里的新篇章。

        在香港以及內地各大一線城市的高檔商圈,“全棉時代”專賣店隨處可見,但你似乎很難把這個“細致體貼”的品牌,與眼前侃侃而談的“硬漢”聯系起來。用李建全的話說,做一個醫用轉民用的品牌,和長跑的道理一樣,目的都在于“超越”和“轉變”。

        更高,更快,更強

        五十年前,不折不扣的“農民”李建全顯然無法預知自己未來會成為一個企業家,當時的他只對自己手頭的工作有“不小的野心”:無論插秧還是割谷,他都要是最快的。農活表現突出的李建全,因為讀過書,在村里一位語文老師懷孕休假時被臨時選去填補空缺。這跨界看起來有點另類,但李建全膽子大,接手了。1976年,村里選拔初中代課老師的會議上,語文老師被欽點給一位資歷最深的老師。懂點英語的自然成了英語老師,而最容易教的數學則競爭者濟濟。李建全在對手還在謙讓的30秒內舉手自薦,從此搖身一變成為數學老師。就像干農活時對勝利天然的渴望一樣,李建全開始沒日沒夜地自學初中數學,不久所有公式就熟稔于心。到后來,那薄薄的一本教材根本滿足不了李建全的胃口,他找到“老三屆”內容更深的數學書給學生們補課,憑著一股蠻勁,使村里應屆考生的數學成績在整個區里排名第二。

        但外面的世界仍具有無比的吸引力。李建全躍出“農”門的想法透著一種執拗的自信:“就算只是讓我出去掃廁所,我也能掃得比別人更好。”在他看來,走出去至少意味著有更多機會“找到一個不錯的女朋友”。三年之后,學生升入高中,李建全自學考上省城的大學。從湖北省對外貿易學校(武漢紡織大學外經貿學院前身)畢業以后,被分配到一家國營醫藥進出口公司,成為一名外銷員。1988年,由他一手做大的科室被壓縮,上升空間變窄。而當時,下海的浪潮席卷著包括李建全在內的每一個人,已經36歲的李建全意識到創業的緊迫性,于是他主動遞交辭呈,南下珠海。他利用國營醫用敷料企業的經驗組建貿易公司,開始向國外出口醫用敷料。在兩個日本合伙人近乎苛刻的扶植下,公司靠著嚴密的質量控制體系很快走向正軌,并成為行業內出口第一。

        就像《中國合伙人》里穿著皮夾克開著奧迪的成東青一樣,李建全也經歷過對快速累積的財富無所適從的狀態。能開名車、能住豪宅,作為“先富起來的一批”,李建全迷上了一項“享受”:按腳,漸漸演變成每周有兩三個晚上都在腳底按摩中消磨掉。慢慢地,已“坐穩行業頭把交椅”的李建全猛地意識到:“腳再按下去,不是個事兒了。”珠海相對有限的資源和安逸的生活狀態,讓李建全心生警惕。相比之下,毗鄰的深圳相當不同。李建全決定將廠址遷往深圳。剛到深圳時,琳瑯滿目的優秀企業讓李建全感覺很挫敗。深圳人都充滿干勁,從不放慢腳步。于是,李建全找回了自己身上曾經的不甘人后,運動取代按腳成為李建全的習慣。

        生意場上的賽跑

        5月18號,在世界最大的瑞典Goteborg 國際半馬拉松比賽上,李建全是64000名參賽選手中難得一見的東方面孔。當天的成績是1小時58分鐘,“比去年慢了17分鐘”,李建全對此很不滿意,因為他計劃每年都要進步一點點。在李建全看來,運動更大的意義更在于達成目標。根據李建全的經驗,90%的人都會有運動惰性,目標設定則比單純依靠意志堅持有用得多。“如果沒有報名馬拉松比賽,我一定不會保持每星期的跑步訓練。”李建全說。第一年參賽后,同行的朋友開始叫饒,勸李建全隔一年再跑,盡管他也筋疲力盡,但還是催促朋友立馬報名了第二年的比賽。

        李建全相信一句名言:“把簡單的事情做到極致就是不簡單。”把跑步做到極致的方法就是以大大高于常人的速度跑整整兩小時,每次跑完后出的汗都能濕透兩條大浴巾。在穩健集團內部也流傳著一個著名的賭注,李建全和80后的兒子打賭,如果他能在集團內部組織的爬山或長跑比賽中贏過自己,獎品就是一輛跑車。身邊的同事也收到過他的“挑釁”,賭注是百萬獎金。但至今,李建全的全勝紀錄還沒被打破。

        關于跑步還有一個不得不說的故事。2004年,李建全走訪歐洲考察全棉的制作工藝,看中了其中一家意大利公司的水刺生產技術,想買下他們的設備。當時,對方的中國銷售總監是個叫“毛金貴”的意大利人,能跑80公里的馬拉松愛好者。已經跑了幾年的李建全打算利用這一點拿下談判,他邀請毛金貴到深圳。安排的行程其中一項就是跑梧桐山,早有“預謀”的李建全想,平地跑不過,跑自己的山頭總有優勢吧。行進到后半段,李建全拼命加速,毛金貴因為不熟悉路線不敢跟上,就因為這樣,后者被遠遠甩開。這場暗戰,以中國選手早意大利選手5分鐘到達終點作為結束。跑贏了,談生意就有了話語權。技術授權和設備輕松拿下,倆人也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作為回敬,毛金貴后來也安排了一次慢跑阿爾卑斯山之旅,2小時的路程李建全跟得很吃力,不過他強調:“我可是一步都沒被甩掉。”

        實用至上

        “把不簡單做到極致是偉大”,這是那句名言的后半句。作為面向醫院生產醫用敷料的制造商,卻選擇從專業醫療領域轉向民用消費,成為中國第一家生產銷售醫用級全棉生活用品的公司,這個舉動,在當時無疑是把無變成有的不簡單之事。起先,李建全的生意是給醫院提供紗布、繃帶等各種醫用敷料。但面對的是醫院采購人員,而不是真正使用產品的人。那個時候,已經做了十幾二十年的醫用敷料的李建全一直在嘗試做一種沒有線頭的紗布,他在2004年就開始研發了“全棉水刺無紡布”工藝。在李建全看來,這根本就達不到“為真正有需求的人”服務的基本要求。于是,他萌發了從專業醫療領域轉型到為普通家庭服務的民用消費的大膽念頭。結果醫療市場對這項新工藝并不買賬,順勢而為,他將此工藝運用在家居用品及母嬰產品等消費品上,“全棉時代”由此誕生。

        跟眾多活躍在公眾視線內的企業家相比,李建全相對低調。他的微博粉絲只有三萬多人,跟那些動輒數百萬粉絲大企業家相比差得很遠。但李建全覺得,技術上“用全棉替代化纖、無紡代替有紡的核心技術生產出的高品質產品”才是企業價值的體現。2003年SARS肆虐,市場上有不少商家將口罩以高價賣出,但李建全的口罩只售五毛。為了防止中間商投機,李建全甚至縮小銷售渠道,只賣給政府指定的幾家醫院和藥店,并且每個月以成本價售給香港醫管局,這期間,公司損失達千萬。2008年汶川地震的當天,李建全正在上海出差,得知消息后立即吩咐總部同事把所有用得上的醫療用品加班打包,自己找空運連夜送往災區,以實用為最大目的。

        李建全的選擇,是把一塊小小的棉花做到極致。不同于生產傳統紙巾需要砍伐樹木,全棉工藝要求的棉花給環境帶來的只有增值效果。棉花生長對環境要求低,是高產量植物;棉花也是保持水土的最佳植物。企業轉型的偶然選擇無形中就創造了極大的社會價值,這一點李建全很是驕傲。后來,他將棉花全面應用到了寢具、衛生用品以及服裝各個產品線,其產品填補了眾多生活用品運用全棉材質的空白。“全棉時代”至今仍是全國唯一一家擁有專業醫療背景的全棉高端生活用品品牌,在一部分群體中,它已經成為了高品質生活的代名詞。跟規定自己每年進步一點點的馬拉松比賽一樣,這位“目標的奴隸”對“全棉時代”的規劃稍嫌保守:繼續擴張已有的53家實體店面,在未來的三年內,僅僅爭取多開10家不到的新門店??桃夥怕臄U張速度,想要保護的也是最初那份極致。

        全棉即環保

        記者:把“全棉水刺無紡布”的工藝從醫用轉民用,經歷了怎樣的轉變?為什么說最初的決策是失誤的?

        李建全:因為用全棉水刺無紡布的工藝生產出的產品主要是針對歐美發達國家市場,但是他們有自己的藥典,規定一定要有經緯密有紗織,所以,我的水刺無紡布在法律上不合法。我完全沒有想到,我滿腔熱血做出這么一個好的技術,卻無法在目標市場投入醫用,當然這算一種決策失誤,但是我的最終目標是“無紡”代替“有紡”,就不僅僅是醫療市場,一開始便有民用的目標。全棉水刺無紡織的專利技術在三十多個發達國家都注冊了,當然技術好并不等于經濟上的收益,但我個人對這項技術充滿信心,因為它能夠在最短時間內實現生產效能。我們集團現在的虧損,主要虧損是在全棉時代。我為什么還要做“全棉時代”呢?坦白說我只賣“大卷”多好,但是賣大卷,很多人在歐洲、美國都打的不是我們的牌子,這就是不做品牌的痛苦,處處受制于人。

        記者:你對“全棉時代”這個品牌的愿景是什么?為什么前期宣傳相對比較低調?

        李建全:之所以沒有鋪天蓋地的宣傳,是因為我們考慮到自己的布點不夠多,我知道“全棉時代”這個產品的唯一性,目前國際上面也沒有看到一個公司完全跟我們走一樣的路。我始終覺得做品牌不能那么急功近利,實際上我們在中東、東南亞、非洲和南美洲已經有一定知名度了,集中在發展中國家,在那里,當地品牌是沒有競爭力的,大部分是歐美品牌主導市場。和這些品牌一起,第一,能夠幫我們提高身價;第二,我們品牌的價格競爭優勢更明顯。因此,我們的品牌處于優勢地位。到發達國家去競爭,我們就處于劣勢地位。兼并,肯定是我們發展壯大過程中一定會走的一條路。就現在情況來說,我們在研發和創新上的投入,在行業內是首屈一指的,這些開發實力和創新實力是將來我們占領國際市場的基礎。我認為“全棉時代”的核心,就是在產品上做到極致,我相信通過一點一點的積累,全棉時代對中國人聽起來、說起來都將是一個值得驕傲的品牌。我們中國有個標志性的“全棉時代”,就像法國的LV,日本的無印良品。做“中國人的全棉時代”,是“全棉時代”的最高境界。

        記者:你自己也說過“全民環保不是一句口號”,但畢竟在商業領域以環保賺錢,會不會覺得立場有些沖突?

        李建全:做企業,選擇是非常重要的,現在的選擇,決定了未來的選擇。我為什么選擇做“全棉時代”,首先因為它環保,我們不是要刻意地說“我們在做一項偉大的環保事業”,去作秀栽多少棵樹,只需要保證原料是棉花就夠了,因為棉花的優勢就是保持水土,水土不流失就不會沙漠化,比起栽樹,不是簡單得多,也更有價值嗎?我做“全棉時代”,用簡單的棉花把不是沙漠的區域保持綠色,這是可以做到的。需要的棉花越多,種植也就越多,吸收的二氧化碳自然也越多。很多行業固然有生財之道,但卻是以破壞環境為代價的,創造的社會價值極少。雖然創立三年以來,“全棉時代”還在虧損,但是賺錢不是我們最核心的目的。人人知道棉花好,但真正堅持做這個產業的沒有幾個,它的艱難之處就在于,堅持會讓你喪失很多賺錢的機會。我愿意放棄這種機會,因為我真正想做的事,是用全棉替代化纖,用無紡替代有紡,達到環境友好型、資源節約型的可持續發展的企業。

        版權聲明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主辦單位:中國產業用紡織品行業協會 電話:010-85229421 傳真:010-85229425
        京公網安備11010102000562號 京ICP備09054622號
        第一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