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xqwft"></rp><th id="xqwft"><pre id="xqwft"><sup id="xqwft"></sup></pre></th>
<rp id="xqwft"></rp>
<rp id="xqwft"></rp>

<em id="xqwft"><ruby id="xqwft"><u id="xqwft"></u></ruby></em>
    <rp id="xqwft"></rp>

    <rp id="xqwft"><object id="xqwft"><input id="xqwft"></input></object></rp>

    <tbody id="xqwft"></tbody>
      1. <em id="xqwft"><span id="xqwft"></span></em>
      2. 中國產業用紡織品行業協會歡迎你
        通知公告:
        統計運行
        當前位置:統計運行 > 纖維原料
        • CINTE21 中國國際產業用紡織品及非織造布展...
        《產業用紡織品》
        下載專區
        2020年
        • 2020年
        • 2019年
        • 2018年
        • 2017年
        • 2016年
        • 2015年
        • 更多
        01
        02
        0304050607
        08
        09
        10
        11
        12
        纖維原料
        蘆薈纖維:悄立市橋人不識
        時間:2015年3月24日  來源:中國纖檢雜志

        紡織服裝用蘆薈纖維,實際上是將蘆薈萃取液在纖維素纖維紡絲時加入纖維內而制成的功能性再生纖維素纖維。一般而已,蘆薈纖維都是以粘膠作為載體。質量合格的蘆薈纖維,其纖維內部和外表均勻分布著納米級蘆薈萃取原液,從理論上講基本不能算是純天然綠色纖維的范疇。值得注意的是,由于纖維素是可再生的自然資源,可以參加自然界中的生態循環。所以,蘆薈纖維還具備一定的環保型和可持續性。因此,對于服用蘆薈纖維的開發利用不僅能夠獲得可觀的經濟效益,也能夠獲得環境效益和社會效益。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蘆薈是百合科的一種多年生肉質草本植物,原產于地中海、非洲等熱帶干旱地區。在古代的時候其通過絲綢之路被傳到了我國境內,因此在李時珍所著之《本草綱目》中也有關于蘆薈的記載。

        不過,對于我國廣大人民群眾來說對于蘆薈的認知還要源自于10多年前國內刮起的一股“蘆薈熱”開始。大約從2000年之后開始,國內一些別有用心的公司以及個人,開始不斷通過各種媒體炒作“蘆薈”這種植物的醫療、保健、美容等功效,聲稱其富含160多種化學成分,是聯合國糧農組織確定為“世界上最有開發前途的植物新資源”。同時還不斷暗示蘆薈及其制品在食品、藥品、化妝品等行業擁有著巨大市場空間。

        在經過相當長的一段時期的輿論準備之后,這一批不法分子便開始在全國范圍內打著“代種植回收”的旗子,開始了持續時間長達數年的“蘆薈”騙局。這些人將一文不值的蘆薈苗拿給農戶們進行所謂的“三年代種植”,約定到時候按照每株蘆薈數十元甚至上百元的價格進行回收。不過,前提條件是農戶們需要向其繳納每株蘆薈苗數百元的“押金”。

        這種回報豐厚的事情,很快便吸引了全國各地相當數量的人民群眾上當受騙。值得我們注意的是,在當年那種以招商引資規模、GDP上漲幅度為考核地方干部的大環境下,一些地方政府在這場蘆薈騙局中也或多或少地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幾年之后,到了按照合同應該回收蘆薈的時候,這些不法分子要么就是“人間蒸發”一夜之間便卷款潛逃;要么就是想盡各種借口拒收或者就是無限期的給農戶拖著。但不論何種行騙模式,其最終表現形式無一不是“腳底抹油”這一招。

        這場席卷全國的“蘆薈騙局”給廣大種植戶、參與者們造成的損失難以估量。甚至于一度被專家們將其與當年的“海貍鼠騙局”相提并論。不過,大大小小地騙子們雖然跑了,但自有專政機關對其進行處理。而經過此次事件遺留下來的大批蘆薈如何處理,卻成為了擺在大家面前的一道難題。

        之后的一段時期里,相關各方都在千方百計地為數量如此龐大的蘆薈原材料尋找出路。實事求是地說,蘆薈經過一系列深加工之后應用于化妝品、保健品等行業中,確實有著其它植物沒有的一些作用。但是,無論是化妝品企業還是保健品企業對于蘆薈的使用量都非常有限。并且,他們對于所使用的蘆薈從品種、規格乃至于其中各種微量元素的含量都有著自己的一套標準。我國絕大多數農戶種植的蘆薈都難以到達其要求。

        眾所周知,農業的根本出路在于機械化。但是對于一種農產品或者說是植物產品的出路到底在哪里,一時間不論是專家還是教授都難以說得清楚。但毋庸置疑的是,對于蘆薈來說必須將其產業化才能獲得新生。在摸索的過程中,一度有人將蘆薈制作成盆景和觀賞花卉進行銷售。但是,這種完全依靠零售模式的銷量對于大面積的蘆薈產品來說無疑是杯水車薪。

        于是乎,在萬般無奈之下全國各地很多農戶不得不將地里的蘆薈全部鏟除。不過,值得慶幸的是也幾乎就在同一時間,部分眼光獨到的紡織企業將注意力投向了蘆薈。

        對于紡織服裝用蘆薈纖維的研制也并非一撅而就的事情,其中也經歷了頗多坎坷。據了解,研發之初科研人員們首先選擇的是用滌綸基,再浸泡蘆薈萃取液之類的方法獲得蘆薈纖維。但通過這種方法生產的蘆薈纖維卻有兩個致命的缺陷。其一是不耐高溫,40度以上的水洗滌纖維上附著的蘆薈成分就會逐漸剝落。其二是不耐洗滌,即便是使用常溫水洗滌幾次,蘆薈成分也就基本脫落掉。

        隨后,科研人員又嘗試使用粘膠基進行蘆薈纖維的生產。其主要原理為,在粘膠基抽絲前,就把納米級蘆薈萃取物一起植入漿料。同時還需要通過堿浸、壓榨、老成、黃化、混合、過濾、脫泡、熟成、紡絲、精煉、干燥等一系列工序最后獲得蘆薈纖維。這種方式生產的蘆薈纖維在制作完成后,整個纖維內外均含有蘆薈成分。并且,經過多次洗滌后也不會流失。因此,目前我國市場上出現的蘆薈纖維一般來說都是粘膠基蘆薈再生纖維。

        從2010年左右開始,蘆薈纖維及其紡織服裝產品便開始陸續出現在我國各地的銷售終端。蘆薈纖維由于其柔軟的手感,蓬松性,特別是抗起毛、起球性等優點?,F在粘膠基蘆薈纖維已經被廣泛應用在家紡產品、機織面料、針織毛衫、內衣內褲等紡織服裝領域。

        不高騰空,受制于人

        相對于國內其它較為成熟的紡織服裝用再生纖維來說,蘆薈纖維從生產規模、銷售量比等方面都只能算是非常小眾的一種。從客觀上看主要原因是蘆薈纖維出現時間較晚,宣傳力度不強,市場對其的認知度也不高以及企業本身對于產品的市場定位模糊等。但更深層次的原因則主要體現在原材料產地的地域性強,加工工藝相對復雜以及行業內各方對蘆薈纖維及其紡織產品的信心尚未完全建立起來等等諸多方面。

        要想成為紡織服裝用蘆薈纖維原材料的主產地,勢必需要建設幾個甚至幾十個具有相當規模地蘆薈植物種植基地。蘆薈屬于比較耐旱的植物,離開土干放數月也不會死亡。但同時其對于生長溫度的要求卻較高,低于零攝氏度則會立即萎蔫死亡。這就在客觀上形成了在我國廣大的北方以及冬季溫度低于零攝氏度的中東部地區無法規?;N植。而再看南方諸多省區,基本上都存在人均耕地面積偏少的問題。在我國傳統“民以食為天”的文化影響下,要拿出種植口糧的田地來種植蘆薈,不但老百姓很難接受,還有可能引起基層干部的不同意見。

        因此,縱觀我國各地恐怕也僅有湖南、四川、重慶、兩廣等省區一些丘陵地貌的地方,能夠在坡地、山地等處形成蘆薈的規?;N植。再加上,我們對于蘆薈的實際利用也僅限于其泌出物中所含有的蘆薈素等蔥醌類物質。所以一旦形成產業化生產蘆薈纖維對于蘆薈鮮葉的需求量是非常巨大的。從目前實際情況看,如果僅僅憑借一地或者是幾地小面積的種植,顯然還遠遠無法達到紡織服裝用蘆薈纖維規?;?、產業化之后的需求。

        制約蘆薈纖維及其紡織產品發展的另外一個主要問題就在于廣大消費者對于紡織服裝用蘆薈纖維的認知度極低。在撰寫這篇關于蘆薈纖維文章之際,筆者曾經試探性的詢問過各個年齡段的普通消費者對于蘆薈纖維的了解程度。

        其中,中老年消費者群體大多了解蘆薈的藥用、保健用功效。甚至有一部分人目前還正在服用蘆薈膳食纖維之類的保健品。而青壯年消費者群體幾乎是無一例外地聲稱,蘆薈能炒菜吃,可以美容養顏云云。但是,幾乎所有被問到的消費者對于蘆薈纖維是否能夠制作成服裝、紡織品都一無所知。更有個別人甚至覺得用蘆薈來做衣服、做被套這種事情簡直不可思議。

        2015年元旦節期間,恰逢四川省南充市內的一家大型超市開業。為了集聚人氣,該超市在其門口沿街舉辦一場類似展銷會的活動。這其中就有一家來自于湖南的生產蘆薈纖維紡織品企業在一邊宣傳蘆薈纖維的知識,一邊在兜售、叫賣其蘆薈纖維的產品。據觀察,該企業銷售的蘆薈纖維產品主要是以被套、床單等床上用品為主。在蘆薈纖維服裝產品方面,僅在攤位的旮旯處懸掛了幾件款式陳舊、花色暗淡的女士內衣、內褲、襪子。從這種展會布置來看,顯然他們參與此次活動的主要目的還是在銷售蘆薈纖維床上用品。

        然而,銷售活動的過程顯然完全沒有按照蘆薈纖維企業預定的方向發展。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雖然不乏對于床上用品感興趣的大娘、大媽。不過,她們并不關心這些紡織產品是用何種原材料制作而成。她們主要看中的是產品的花色、手感,重中之重則是蘆薈纖維紡織品的價格。

        在琳瑯滿目的蘆薈床上用品里,一款包裝精美印著淡紫色花朵的被子十分搶眼。這款被子的面料標注為30%粘膠纖維(蘆薈纖維)+70%精棉,填充物則標注為50%蠶絲+50%木棉。其一公斤重量單位的售價為1950元,而一公斤半重量單位則要賣2160元。值得引起注意的是,這款所謂的“蘆薈纖維養生蠶絲被”填充物中的蠶絲并沒有說明是桑蠶絲或者是柞蠶絲。由于兩種蠶絲的價格存在較大差異,于是筆者便向銷售人員進行詢問,但卻被銷售人員告知,他們也并不清楚具體是填充的哪一種蠶絲。

        實事求是地說,如果不是扯起了“蘆薈纖維”這塊新穎的大旗。區區兩、三斤重的被子售價高達2000元上下,肯定是鮮有消費者問津的。因為在四川當地,消費者到棉花加工作坊定制一床四斤重的棉被也僅僅需要百元左右。而商家計劃的向消費者宣傳關于紡織服裝用蘆薈纖維知識的行為,當天也沒有能夠按部就班地進行起來。原來,隨著人流量的不斷加大,展銷會的現場很快就變得擁擠不堪。這家企業預先設立在攤位前的宣傳海報、招貼畫意外被人群擠到,隨即便在消費者們的腳下被踩的稀爛。

        據事后了解,湖南這家蘆薈纖維紡織企業參與的這場展銷會,蘆薈纖維床上用品的銷售情況并不樂觀。但是,事前并不被他們注意的蘆薈纖維襪子卻意外被搶購一空。原因其實也很簡單,因為蘆薈纖維襪子便宜,一雙只要10塊錢。

        在廣大消費者對于蘆薈纖維紡織品相關知識嚴重匱乏的狀態下,動輒要他們掏出上千的鈔票購買一件蘆薈纖維的產品確實是有相當難度的事情。同時,我國的消費者又存在擁有特別強烈的好奇心這樣一個特點。沒有見過的產品想看一看,沒有玩過的東西想玩一玩,沒有用過的產品更是想要親自用上一用。所以,價格便宜的蘆薈纖維襪子自然就能賣得十分火爆,因為其既能滿足消費者們的好奇心,又不用擔心上當受騙受損失。

        窺斑見豹,通過這件事情我們還不難發現,目前我國的蘆薈纖維生產企業對于蘆薈纖維紡織服裝產品的市場定位還處于十分迷茫的狀態。以其所謂的“蘆薈纖維養生蠶絲被”來分析,企業是既想突出蘆薈纖維的養生功能性,又想抓住消費者對于蠶絲被的偏愛。雖然企業的出發點無可非議,但給消費者多少有些不倫不類的感覺。

        紡織服裝行業的一些企業家經常喜歡用“在商言商”來對自己或對或錯的決策進行注釋。但是,我國進行改革開放已經30多過年頭了。初期那種“造原子彈的不如賣茶葉蛋”的時代早就一去不會再復返了。而今,紡織服裝行業更多的是對文化內涵的需求。企業文化、市場文化、產品文化、纖維文化等等,無一不在隨時決定著一家企業、一件產品、一種纖維的前途和命運。因此,負有領導責任的企業家或者是職業經理人們應該加強對于文化知識的學習,完善對于行業、企業、產品文化內涵的建設,這對于立足“中國創造”的紡織服裝企業來說已經成了一件十分要緊的事情。

        “亂”中取栗,勢難長久

        蘆薈纖維的生產是一個比較繁瑣,工序較多的過程。在這里我們重點關注一下其中的后處理環節,因為后處理環節包括了水洗、脫硫、酸洗、上油和干燥等工序。在這其中,脫硫和酸洗兩項工序是蘆薈纖維生產中產生環境污染的主要來源之一。

        在現實中,我國大部分蘆薈纖維生產企業都位于相對偏遠的山區和丘陵地帶。在這些地方不論是相關部門對于產品質量的抽查、抽檢密度,還是環保部門對于紡織企業排污問題的監管力度都相對較低和較弱。因此,紡織企業自律就顯得尤為重要。事實一再向我們證明任何一家紡織服裝企業的發展,都不能以犧牲產品質量和破壞生態環境為代價。

        蘆薈纖維產品的質量不過關,消費者便不會認可,最終會被市場無情地淘汰掉。而亂排、偷排污水造成了當地環境的惡化,顯然是會國家政策所不容,最終被強制關停掉。毋庸置疑的是,我們的紡織服裝企業在追求利潤最大化的同時,還應該認真考慮到一家企業所必須擔當的社會責任。企業應該履行的社會責任中,就包括通過技術革新減少生產活動各個環節對環境可能造成的污染,同時降低能耗,節約資源,降低企業生產成本,使產品價格更具競爭力等各個方面。

        另外,和國內其它一些紡織服裝用功能性再生纖維一樣,現在商家對于蘆薈纖維功能性的宣傳主要集中于它的保健、護膚、美容、抗菌等作用。但對于蘆薈纖維本身具備的優異的吸濕性、放濕性、舒適性等纖維特性介紹得很少。同時對于用蘆薈纖維制作而成的紡織服裝產品具備的懸垂性,易于染色,手感柔順爽滑以及易于維護等特性,也介紹得相對較少。

        但實際上,據紡織行相關專家表示,“蘆薈等植物纖維內衣并非純天然,植物纖維面料屬于功能性面料,它只是改善了纖維的質量”。另外中醫學方面的專家們也表示,“蘆薈從中醫角度講的確具有清涼、消炎功效,但經工藝加工,在紡織物中,其抗菌成分還能保留多少,目前仍缺乏調查數據。”實際上,稍微有一定科學常識的消費者應該都知道,人體的皮膚上是有正常表皮菌的,即使蘆薈纖維紡織服裝產品真能殺菌,也可能在殺死所謂“有害菌”的同時,造成人體表面菌群失調,導致病害的發生。

        由此可見,目前國內蘆薈纖維紡織品市場的混亂程度還是比較嚴重的。不過,相對于胡亂吹噓的炒作、宣傳來說,蘆薈纖維紡織服裝產品的價格則更是讓消費者眼花繚亂,無所適從。

        以四川省為例,在該省二線城市的大型百貨公司里,一套女士的蘆薈纖維和天絲混紡的內衣售價接近千元。而一件蘆薈纖維與羊絨混紡的男士毛衣,售價則超過千元。據了解,蘆薈纖維與天絲混紡面料做成內衣在賦予織物柔軟的同時,提高織物的抗皺性,產品的尺寸穩定性得以提高。蘆薈纖維與羊絨混紡做成的毛衣,則可以避免毛衣泛黃,使其保持蓬松,同時賦予毛衣良好的彈力效果。再結合大型百貨公司內高昂的入場費,數不勝數的宣傳費等等成本,算來蘆薈纖維紡織服裝產品在這類賣場較高的售價也在情理之中。

        然而,就在離這家百貨公司直線距離不超過兩公里的紡織服裝批發市場內,號稱蘆薈纖維紡織品的價格則截然不同了。比如說,從這里發往周邊各鄉鎮的紡織服裝產品中,一雙商標上寫著“蘆薈纖維”幾個大字但卻沒有具體的纖維含量標示的襪子僅需要2元錢。而同樣概念的一包(12條)內褲,50元即可買到。這其中的貓膩,自是不言而喻。

        蘆薈纖維紡織服裝產品宣傳的混亂,價格的混亂,其直接就導致了蘆薈纖維紡織服裝市場秩序難以規范。進而影響到整個市場的健康、持續發展。這是一個值得引起蘆薈纖維行業內各方關注的問題,因為只有在規范了蘆薈纖維市場秩序的前提下,才能夠進一步拓展開蘆薈纖維紡織服裝產品的銷量,最終才能夠把紡織服裝用蘆薈纖維這個產業做大做強。

        版權聲明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主辦單位:中國產業用紡織品行業協會 電話:010-85229421 傳真:010-85229425
        京公網安備11010102000562號 京ICP備09054622號
        第一影院